为他们点赞!崇明区2020年第一季度身边好人之援鄂“逆行者”榜单发布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战胜这次疫情,给我们力量和信心的是中国人民。自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崇明区广大干部群众积极投身疫情防控工作,他们中有医护人员,还有社区干部,有公安干警,还有志愿者、新闻记者,无论是深入疫区腹地,还是驻守区内防线,都作出了突出贡献。他们彰显了爱心善意和责任担当,是防控疫情和文明实践的重要力量,是人民的代表,是真正的英雄。 
  中共崇明区委宣传部、区文明办结合“美德瀛洲、身边好人”季度选树活动,推出援鄂“逆行者”特别荣誉榜单,学习宣传他们的战“疫”先进事迹。

让我们一起走近这16位“逆行者”
倾听他们的战“疫”故事

 

崇明援鄂“逆行者”榜单

 

徐鸣丽

  女,1983年10月生,新华医院崇明分院呼吸内科的护士长助理、带教老师。曾获上海市护理操作优胜奖,区级医院操作能手称号,院优秀带教老师、最美护士、感动人物、星级护士等荣誉。在面对武汉冠状病毒肆虐、严重缺少医护人员的状况下,她积极响应医院号召、主动报名前往疫情第一线,并于大年三十夜驰援武汉。呼吸内科是全院最忙的科室之一,她每天早上班、晚下班,用她特有的微笑向病人问好,利用一切空隙时间与患者零距离沟通、了解病情,做到治疗、护理、健康宣教无缝衔接。她每天穿梭在病房中,小到关心病人冷暖、心情、有无陪客,大到调整重危病人护理计划,加强患者健康宣教等,她都认真对待;在抢救重危病人时她临危不乱,用精湛的技术和过硬的本领,多次挽回病人的生命。她的敬业和无私,是南丁格尔精神的真实写照,她是一位当之无愧的白衣天使。在平凡中体现医者伟大,在平凡中默默奉献,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朱敏

  女,1990年5月生,新华医院崇明分院护士。朱敏是新华医院崇明分院第一批驰援武汉的护士,自除夕夜驰援武汉金银潭医院以来,一个月的时间里这位90后姑娘连续上了29个紧张激烈的内围班(在一线负责病人全方位护理)。为节省防护服和节省穿脱防护服所需的大量时间,她每次上班前都不敢喝水,下班时整个身体都快虚脱了,经过长时间奋战,身体长期处于过度疲劳状态。在2月21日凌晨1点左右,朱敏上第一个外围班(负责治疗、后勤)时,由于身体过度疲劳加上长期憋尿导致肾结石发作,疼痛难忍,经输液治疗后,疼痛得到缓解,第二天又重新回到了工作岗位,继续和伙伴们一起奋斗。一个柔柔弱弱的漂亮女孩,为了武汉人民,她坚强地扛起肩上的使命,岁月静好,她愿负重前行,无怨无悔!

 

黄爱萍

 

  女,1984年1月生,十院崇明分院消化内科资深护士、教学秘书。曾获医院优秀护士、优秀带教老师、优秀安全员等荣誉称号。在得知将组建市应急医疗队支援武汉一线时,黄爱萍第一时间主动请缨前往疫情第一线。作为第一批援鄂医疗队员,出发前她向医院党组织郑重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在武汉金银潭医院北六病区工作的近1个月里,她不怕脏不怕累,每天睁开眼想的就是患者的病情是否有好转,情况是否稳定。因为缺少勤护工,她不但要做好病人的治疗护理工作,还要承担洗漱、喂饭、更换尿布等所有的生活护理。为避免防护物资的浪费,穿上隔离衣就不能喝水、不能上厕所。在一次巡视病房时,突然有一位病人出现呼吸困难,氧饱和度一路下跌,她马上呼叫医生,安慰患者。在医护的密切配合救治下,看着病人的血氧饱和度慢慢上升至98%,一个危重病人被抢救了过来,她的心中涌现出无比的自豪感。作为一个母亲、妻子、女儿,远离故乡心中不免牵挂,常常暗自流泪。但是,白衣天使的责任和担当让她放弃一切,只为早日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何绍华

  女,1987年1月生,中共党员,上海市第十人民医院崇明分院护士长助理。曾获2019年区卫健委护理知识竞赛一等奖。作为上海第一批援鄂医疗队员,为了节省时间、方便洗头、减少病毒感染,她剪去了飘逸长发。每天在密不透风的防护服里持续高速运转8小时,期间不吃不喝,也不上厕所,脱下战衣的那一刻,全身衣服都湿透了,满脸勒痕,但为了早日打赢这场阻击战,即使再苦再累,她依旧告诉自己,明天继续加油!为患者点燃生的希望!出发前,8岁的儿子抱着妈妈不让她走,她强忍泪水,抚摸着儿子的头:“小宝不是最喜欢奥特曼大英雄吗,现在有一个地方出现怪兽了,妈妈是去帮助奥特曼打怪兽去了”。由于父母亲远在外地,平时也帮不到她,公公婆婆几年前也相继走了,老公也要上班,此次奔赴抗疫一线,只能把从未离开过她的儿子,托付给她的姨妈照顾。面对亲人的默默支持,她更坚定了战胜疫情的信心和决心。在抗疫一线,她迎来了自己33岁的生日,虽然没有亲人的陪伴,却收到了很多来自家人、朋友以及“战友们”的祝福信息。在视频里看到儿子为自己画的“打败怪兽,早日回来。妈妈,我很想你!”她禁不住流下了思念的泪水。在她身上,闪耀着作为共产党员无私无畏的牺牲精神,满怀着“若有战,召必回,战必胜”的革命豪情。

 

沈 俭

  女,1985年4月生,崇明区第三人民医院护士。医院安排的第一批驰援武汉医务人员中本来没有沈俭,但她知道后,主动向护理部请缨,要求第一批去。她说:“武汉是我的就读之地,有感情,有可能还会遇到当年的老师和同学,我要和他们并肩作战。1月27日下午3点,沈俭作为沪上第二批驰援武汉医务人员,整装待发,次日凌晨抵达武汉,经过简短的培训后进驻金银潭医院。在工作中,她天天被身边的党员战友熏陶着,热情洋溢的工作态度,舍己为人的奋斗精神,她内心感慨万千,写下了自己的入党申请书,希望在这个特殊的时刻能表明决心,加入中国共产党。她在援鄂期间乐观开朗,面对困难积极向上,用实际行动感染着别人。在病房氧气供应有问题的时候,她二话不说,搬不动就滚,穿着厚厚的防护服,护目镜模糊了、内衣湿透了、手指被压到了……但为了解决供氧、为了病人的安危,这又算得了什么。为了节省时间,同时不浪费防护物品,少吃、不喝,用上尿垫那又如何……面对有些同事的不安情绪,她利用自己开朗的个性,为同事加油打气;当病人康复出院要求合影时,她鼓励、叮咛一句不落,病人激动地说:“我看不清你的脸、不知道你是谁,但我知道你为了谁!”

 

高玲娣

  女,1986年4月生,预备党员,崇明区第三人民医院护士。1月27日,大年初三驰援武汉,高玲娣经过简短的穿脱防护用品培训后,被安排在金银潭医院北5病区,由于病情特殊,病房里只有护士,所以什么事情都要护士做,除了抽血、打针、发药、观测生命体征、病情变化等护理工作,还要肩负擦桌子、拖地、喂饭、送病人出院、做检查等等……这些活对于平时不在话下,但穿着厚重的防护服就不是轻而易举之事了,口罩、防护面罩戴久了透不过气,多说话感觉胸闷,面屏上都是雾气,视线模糊,戴着三层的防护手套,所有操作,艰难险阻,一次6到8小时的工作时间,高玲娣顾不上解决自己的生理问题。当脱下口罩,脸上的压痕久久不能褪去,看着陌生的双手,她没有半分怨言。在一次巡视病房的时候,高玲娣发现有位97岁高龄的爷爷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眼睛闭着,地上有一滩尿液,高玲娣随即唤来小伙伴一起把老人抬到病床上,经过检查,老人生命体征平稳。当高玲娣帮老人擦拭干净、换上清洁裤子,并消毒处理干净地上的污渍时,老人向高玲娣竖起了大拇指,表示夸奖和感谢!等她忙完,脱去厚重的防护服抬头一看,早已过了下夜班的时间,里面的工作服都湿透了,小伙伴们开玩笑地说,都能拧出水来了。

 

陆春燕

  女,1988年4月生,崇明区传染病医院护士。当得知崇明地区组织医务人员驰援武汉的消息后,她毅然取消了2月份的外出计划,在1月25日大年初一主动向医院递交了请战书。大年初五,出征武汉的第二天,陆春燕经过培训正式上岗,被分配到武汉金银潭医院,她克服水土不服,坚持每天工作11个小时,穿上厚重的三级防护隔离服后,在行动和做治疗的时候特别不方便,做完治疗后背已经全部湿透。由于长时间戴着口罩和防护面罩工作,她的脸严重变形,压痕已经深楔入她们青春的脸颊,甚至还泛出了透明的水泡。每次帮病重患者倒大小便的时候,他们都非常感激,知道她来自上海医疗队时,他们感动地说:“小姑娘,您辛苦了!”泪水和着汗水流入她的衣领,她对患者说“我们一起加油,疫情会控制,你们都会康复的”。

 

郁 淼

 

  男,1965年8月生,中共党员,新华医院崇明分院检验科医生。当科室发出号召去驰援武汉时,他第一个报名,科室考虑他年龄较大,妻子车祸后未完全恢复,家里还需要他照顾,并没有把他作为第一人选。而他执意说:我是一名党员,也是支部书记,参加过 “非典”抗疫,有经验的,一定要让我去!他作为第三批援鄂医疗队成员,驰援武汉。检验科作为临床辅助科室,较少有机会参加救援任务。而他一生中就参与了两次,但对于这场特殊的战斗,他感到任重道远,对于每份外形基本一致的标本,他都深感一份责任。白天高压下的工作状态时常会让他出现入眠困难,晚上需要磕着助眠的小药丸入睡,但是第二天他总能以饱满的精神状态投入工作。一切的困扰都深埋在他心里,支援武汉43天来,没有请过一天假,为的是尽快打赢这场阻击战,为临床做好服务。同时,作为小组长,他带领团队成员,互相帮助,互相照顾,同事间融洽相处。虽然穿着防护服工作比平常要艰难,但他从未曾觉得有多艰苦,他说,参加援鄂的所有医务人员都一样,很早就奋战在第一线的武汉抗疫医务者更值得敬佩。我们检验人员是默默潜行者,因为我们做的一切都是不忘初心,不忘医学誓言。

 

秦 云

  女,1973年8月生,预备党员,新华医院崇明分院检验科医生。1月24日,当医院发出上海市支援湖北医疗队召集医护人员的通知时,秦云毫不犹豫地主动报名参加。她所来到的检验科整体人数不多,26个人分临床、生化、免疫,微生物四组,五个班次轮流。他们担负着光谷院区400张床位的全部检验任务,长时间的疲劳战已疲惫不堪,而秦云的加入为光谷院区增添了新的力量。在主任的安排下,她很快融入了这支战斗队伍,微生物的工作繁多且复杂,穿着防护服、戴着双层手套,操作起来就更困难和费力了。不多时,双手的整块大鱼际肌就酸胀疼痛,而大拇指却又麻得弯曲不了,脱隔离衣时,神经又一次绷紧,心里默念着轻和慢,按照程序一步步脱下,最后取下鞋套、口罩、外科手套,再用消毒液沐浴一番。小组中的一位队员由于身体原因要求换班,秦云立马站出来“跟我换吧,我能行”。在平时的生活中,她处处以一位老大姐的形象照顾着大家,“走了,上班了”、“开饭啦”......她的声音在检验组的群里显得格外亲切。2月25日,秦云在武汉火线入党,她表示将以更饱满的热情和信心投身到工作中去。

 

吴春娟

 

  女,1984年3月生,中共党员,新华医院崇明分院重症监护室带教老师、护士长助理。曾获护士节演讲比赛三等奖、崇明卫生系统护士岗位技能竞赛三等奖、静脉留置针操作比赛一等奖,医院星级护士,并多次被记功。工作十七年以来,她的微笑和服务,赢得了病人的爱戴;她的温柔与作风严谨,获得了同仁的尊重。在这次新型冠状病毒疫情面前,作为一名医务工作者,她认为责无旁贷。面对幼小的女儿,年迈的父母,又逢新春佳节,她毅然决然地主动请缨前往武汉,尽自己所能为前方尽一份力,作为一名党员,她更是义无反顾。有一次监护室收了一个农药中毒的老年患者,当时因为病情危重患者突然出现喷射性呕吐及腹泻,瞬间刺鼻的农药味和粪臭味充斥着整个空间,连家属都退避三舍,而她却赤手空拳,甚至不顾身上沾染的恶心呕吐物,熟练地帮患者侧卧并快速的清除口鼻腔异物,立即协助医生紧急插管,妥善安置好患者,待生命体征平稳后才安心去换下自己身上的工作服。面对抢救,她始终冲在第一位,将生命放在首位。

 

沈 花

 

  女,1982年10月生,新华医院崇明分院综合监护室护士长助理。曾获区卫生系统优秀团干部、崇明区记功,医院星级护士、优秀护士等荣誉。选择护理工作,就注定选择了奉献,沈花每天总是第一个来到病房,主动巡视每一位患者,由于监护室工作的特殊性,她在医院加班加点是常事。监护室的工作异常辛苦,呼吸机、吸痰、除颤、颈外静脉穿刺等,基础护理、生活护理都由护士完成。在平日的护理工作中,她不怕脏和累,时刻严格要求自己,力争精益求精,最大限度地减少病人的痛苦,提供优质的护理,得到了病人和家属的一致好评。当湖北武汉发生疫情时,医院召开紧急会议需派护士前去支援,她第一个主动报名,要求奔赴前线抗击新冠肺炎。她义无反顾的精神感动了身边的同事,用行动诠释了 “白衣天使”的称号。

 

茅汉欣

 

  男,1973年11月生,上海市第十人民医院崇明分院检验科副主任。工作27年来,他始终保持认真负责的态度,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诠释着白衣天使的神圣职责。得到援鄂消息时,正值他和家人吃年夜饭的时间,几分钟内就做了决定,报名参战。他说:“我的家人也是一名医务工作者,对于我的决定她很支持。我有决心、有信心,与全国各地的同仁一起打赢这场硬仗。”作为第二批援鄂医疗队员,他被分配在武汉市第三医院,主要负责临检、三常规、血沉、糖化、血粘度等检验工作。他在日记中写道:渐渐习惯了每天全副武装的高强度工作状态;渐渐习惯了每天被护目镜磨破、结痂又磨破的鼻梁骨皮肤;渐渐习惯了每天下班后蜗居在酒店房间的生活状态;渐渐习惯了每天不太适合自己口味的油腻腻的饭菜;渐渐习惯了武汉寒冷的天气,穿上军大衣的瞬间,觉得自己也肩负着军人同样的使命……他的妻子因工伤行动不便,在他远赴武汉后,家里老人亲戚每天轮流过去照顾,家人的支持和鼓励,为他筑起了坚强后盾,让他在抗疫一线免去了后顾之忧。风雨中毅然逆行的背影,危难中挺身而出的勇敢,困难中依旧为别人着想的善良……正因为有了无数个像他一样的英雄,有了无数个像他的家庭一样在背后默默付出,春暖花开,来日可期。

 

蒋邦栋

 

  男,1984年4月生,预备党员,上海市第十人民医院崇明分院检验科急诊组组长、教学秘书。曾获2016年瀛洲十佳卫技人员提名奖。作为入党积极分子的他,在第一时间报名参加了上海援鄂医疗队。在武汉,他被分配到武汉市第三医院,主要负责临检、三常规、血沉、糖化、血粘度等项目的检验工作。虽然标本量大,工作强度强,穿上防护服,原本轻松的操作也显得尤为笨拙,但他依然一丝不苟的完成,时刻牢记医生的职责和使命,没有半点马虎。元宵节那天,他和家人通了视频,9岁的女儿对他说:“爸爸,我想你了,但我不哭。你是超人,我是小魔仙,会用魔法消灭病毒。爸爸,我会乖乖的和妈妈在家,等你平安回家!”女儿稚嫩的嗓音触动了他内心最柔软的那根弦。夫妻档的医务人员家庭,他们身上有着比常人更多的坚持、更多的付出、更多的艰辛。他们用行动诠释着,爱不仅仅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还包含着夜以继日的坚守、聚少离多的酸楚、舍小家为大家的奉献。

 

袁佐杰

 

  男,1977年11月生,中共党员,崇明区第三人民医院医生。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牵动着千家万户,袁佐杰没和家人商量,直接报名前往武汉支援。当女儿得知爸爸可能随时出发去武汉疫情一线,忍不住上前抱住他哭了起来,他安慰女儿说:“老爸是医生,帮助大家一起战胜病毒是应该的,老爸不去,可能会有更多人感染,危险的人会更多。老爸上前线,你应该为老爸感到骄傲。” 妻子问他:“刚才你报名前,为什么不先说一下?”他觉得这事“义不容辞”不用商量,他说:“总要有人去,我是党员,又是医生,必须冲在最前面。”妻子选择了理解和尊重,默默地陪他准备纸尿裤、暖宝宝,打包好所有行李放在身边。1月28日,大年初四,袁佐杰踏上了飞往武汉的飞机,经过简短的培训后,他被安排在条件艰苦的武汉市第三医院,在穿着多层隔离衣持续高强度工作几小时后,他汗流浃背,护目镜里也挂满了汗水。由于隔离衣穿戴区到工作区有一个缓冲区域,缓冲区域里没有空调和暖气,脱下隔离衣进入缓冲区域,会经历闷热和严寒相互交替的考验,挑战着他的身体承受力,即便在这样艰苦的环境里,他依然牵挂着家乡的同事,关心着单位的工作,不时提出防护建议,勉励同事共抗疫情,在严寒中传递来自武汉的温暖关怀。

 

方永修

  男,1977年11月生,中共党员,崇明区精神卫生中心医生。从接到市卫健委向全市医疗单位发出出征武汉心理援助的集结通知的那一刻,崇明区精神卫生中心连夜发起了号召,方医生主动请缨,第一时间报名参加。当院部考虑到他家里还有患了眼疾的妻子和年幼的孩子需要照顾时,他却说:“我是党员,也有丰富的临床经验,让我去吧 。”明知此次征程艰苦,充满风险,方医生却义无反顾,毫不犹豫的参与进来,为不幸感染新冠肺炎病毒的同仁及患者全力奉献医术与仁心。他说:“我们遇到这种事,心情都会阴郁,更不要说在重灾区的人们了,我们不仅仅是在履行党员和医生的职责,更是要为武汉的人们带去心灵的甘露。他们需要的不仅仅是生理上的治疗,也更需要心理上的慰藉,希望我们的帮助,能让他们早日拨开乌云见明日。”

 

施庆健 

 

  男,1973年5月生,中共党员,崇明区精神卫生中心医生。2020年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在全国蔓延,武汉作为这次疫情的重灾区,全面告急。施庆健主动请缨,在2月21日作为上海第九批驰援武汉医疗队奔赴武汉,为同仁及患者全力奉献精卫人的医术与仁心。为了能更快适应“战场”工作,他从抵达武汉后的那一天起,就用空余时间带上N95,带上防护镜,穿上防护服,感受那个前期所谓的煎熬。在做完前期的准备后,他便穿着防护服进入方舱医院,看着已经奋战多日的医疗队,看着需要帮助的患者,他的心中顿时燃起了斗志,誓要为需要帮助的人们,带去心灵的甘露、生命的希望!他用他内心的光芒,照耀着患者们前进的道路,为她们的康复,扫平前路的荆棘。而这一次,他与病毒抗争,奋不顾身,迎难而上,为前线的人们挥去黑暗的永夜,无愧于白衣战士的称号。

 

 

(信息来源:崇明区文明办)

相关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