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搞证件”走红传播了“低俗病”
    刘女士的女儿今年才9岁,在江西省上饶县一所小学上四年级。一次洗衣服的时候,刘女士无意中在孩子衣服口袋里发现了一张印有“色狼证”的小卡片。半月谈记者看到,“色狼证”可以贴照片,附有文字说明——“兹证明某某同志因调戏美女、丑女、未成年少女以及中老年妇女手段高明,手法新颖,通过ISO9001质量体系认证”,下面还加盖“色狼办公室”印章。(5月8日 《半月谈》) 
    日常生活中百姓要办的证件还真的挺多,最常见的如出生证、学生证、身份证、结婚证、驾驶证等,这些都是生活的必须品。然而最近几年,在部分小学生中流行的“恶搞证件”却让人大跌眼镜。除了“色狼证”,还有“泡妞证”“忽悠证”“屌丝证”“失恋证”“浆糊证”“傻逼证”“发春证”“放屁许可证”“良家妇女证”等。有研究表明,恶搞证件大行其道,是因为它迎合了部分年轻人突显个性和新奇的需求,被当做是一种“潮流”和“时尚”。但是,当这种特殊的文化现象如病毒般传播到孩子中间时,我们就不能听之任之了。
    平心而论,小学生购买、持有恶搞证件的初衷需要全面分析。不少小学生表示,同学间“出示”和“颁发”证件,主要是觉得这种行为“搞笑”“好玩”,可以互相捉弄,感觉比较有趣。这就好比我们成年人在年幼时曾经玩的“过家家”游戏一样,希望从中找到一种快乐罢了,并不是品德败坏的表现。但往深层次里探究,却不得不引起我们的足够重视。
    从内容上看,恶搞证件不乏色情、暴力等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低俗元素,在传播过程中难免会对孩子的成长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特别是对年幼无知的小学生来说,这种影响甚至可能是不可逆转的。从认知上看,少年时代正是个体人格与个性构建时期,他们还没有形成正确的判断力,尚是一块有待开发的“处女地”,对这些“文化垃圾”还没有形成足够的免疫力。如果在这块地上首先生根发芽的是杂草,任其蔓延,即便日后播下优良的种子,也未必能成活,因为丛生的杂草早已剥夺了鲜花的营养。从这个意义上看,面对“恶搞文化”“低俗病”大举入侵,影响孩子身心健康成长并非危言耸听,这样的“颁证游戏”大可不玩。
    当下社会,信息爆炸,浅阅读、微阅读盛行,“恶搞”缓解压力、张扬个性,本可看作是文化多元的一种表现。但与之不同的是,各种恶搞证件之所以在小学校园流传,并非孩子们有这种客观需求,而是在商业利益的驱使下,部分利欲熏心的商家为了获取更大利益,利用了孩子们的猎奇心理。谁家没有孩子呢,对恶搞证件等精神糟粕加以抵制和清理,是人同此心、事同此理。之中,工商、文化、公安等有关部门应迅速采取行动,强化校园周边文化整治,并从源头上对生产、销售的商家进行依法查处。家长、老师们则需要加强日常的正面引导,向孩子们讲明恶搞证件不仅不能证明身份,反而是一种无知的行为,不利于自身的健康成长。
    从目前来看,恶搞证件等“低俗病”的传播,就像苍蝇、蚊子一样,不可能一下子就从身边消失。但从倡导核心价值观、构建文明社会、建设文化强国的高度来说,我们显然不能只止步于现象,而应探究现象背后的深层次原因,从而引导学生对社会、对人生终极追问,这才是文明应有的梯次结构,也才能营造一种积极健康向上的未成年人成长氛围。(崇明文明网原创评论员 王宗双)

 

 

相关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