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津贴这样的关爱多多益善
    4月6日,上海市政府新闻发布会传出消息,上海老年综合津贴制度将自今年5月1日起实施。凡年满65周岁的上海户籍老人,按照不同年龄段享受涵盖高龄营养、交通出行等方面需求的津贴,每人每月不低于75元。此项制度涉及全市280余万名老年人。(综合新华社、《解放日报》)
    看到这样的新闻,笔者顿感眼前一亮。根据制度方案,综合津贴的发放标准按年龄段共分五档:65至69周岁,每人每月75元;70至79周岁,每人每月150元;80至89周岁,每人每月180元;90至99周岁,每人每月350元;100周岁及以上,每人每月600元。如果参照上海市当前的经济社会发展水平,每名老人每月最高补贴600元不算多,但考虑到全市每年将因此多支出超过45亿元的财政资金,如此贴心的政策当数难能可贵。 尤其是对于崇明、金山、奉贤等上海远郊的老人来讲,这笔津贴还是能起到一定改善生活的作用的。更主要的是,这份关爱老人的心意千金难买。可想而知,这份温暖感染的何止是老人全家,甚至左邻右舍也会为之动容。笔者希望如老年津贴这样的关爱多多益善。
    中华民族自古就有“老吾老以及人之老”的传统美德。古人认为,“百善孝为先”,敬老可以使得民风淳厚,有助于社会和谐。孟子有言:“五亩之宅,树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鸡豚狗彘之畜,无失其时,七十者可以食肉矣……谨庠序之教,申之以孝悌之义,斑白者不负戴于道路矣。”不难看出,孟子把老人生活状态的改善,视为“理想国”的标志。明太祖朱元璋曾颁布《养老令》,对于80岁以上、贫穷无产业的老人,每月发给米5斗、肉5斤、酒3斗;90岁以上的,每月加发帛一匹、絮一斤。凡士绅满80岁者,赐爵“里士”,90岁以上者,免除一切徭役,享受“与县官均礼”的政治待遇。到了清代,康熙、乾隆二帝均举办过“千叟宴”,以示敬老。这些尊老敬老惠政,对于改善社会民风,提升社会道德水平,促进社会谐和稳定,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古人尚且如此,今人就更有责任、有义务,让老年人过上比古人好得多的生活,享受到比古人高得多的待遇。进一步来讲,一个社会为老、护老、敬老的程度,直接反映着整个社会的文明程度。而在公共产品的输出上,老年人能够享受的福祉越多、便利程度越高,往往反映出公共服务的能力和水平越高。近年来,中国社会快速进入老龄化的问题日益被重视,老年群体的诉求不断得到重视,需求不断得到满足,这些都体现在整个社会对老年群体关怀的不断升温上。
    就上海而言,近年来,老年群体可以享受的免费政策和福利福祉越来越多。此次正式公布、将于今年5月1日起实施的《上海市老年人权益保障条例》专设“社会优待”章节,对老年优待做详细规定。比如,在卫生保健方面,医疗机构为老年人提供优先就医和优先安排住院的便利;在维权服务方面,对80岁以上符合条件的老年人,可以上门提供法律咨询或接受立案材料;在交通出行方面,全市首批50辆无障碍出租汽车已投入使用,优先服务于残障人士和老年人等特殊群体;在公共服务方面,拟从今年5月1日起,6座市直属公园实行65岁以上老年人免费入园。
    不过在笔者看来,针对老年人的关爱和保障,犹如弛而不息的作风建设,只有起点,没有终点,永远在路上。要实现老年福祉不断释放,提升老年人群体的“满意度”和“获得感”,仍需要社会关怀无微不至,需要政策及时给力。在老年保障方面,不仅制定的政策要防范“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风险,不折不扣地兑现落实下去,还要在实际的工作中广泛听取公众呼声,不断发现老年群体的新需求,逐步补齐养老体系当中的“短板”,进而通过制度加以完善。
    民生无小事,养老更是大问题。当前我国养老的最大困境,在于未富先老的社会现实,与亟待完善的社会保障制度之间的矛盾。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上海市以制度化的方式给老年人发津贴,是一次非常有益的尝试,值得推广。况且每个人都有老的一天,关爱今天的老人就是善待明天的自己。期盼给老年人的公共福祉多多益善,如此,我们才能建设一个“老慈幼孝”的社会,才能为老年人创造物质和精神上都有尊严的生活,也才能保证将来自己能够优雅地老去。(崇明文明网原创评论员 王宗双)
相关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