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中国为背景创作更多文艺精品
    北京时间4月4日20:50,意大利博洛尼亚当地时间4日14:50,国际少年儿童读物联盟(IBBY)于第53届博洛尼亚儿童书展开幕日当天公布了2016年度“国际安徒生奖”获奖者名单。最终,来自中国的江苏籍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不负众望,顺利摘得这一世界儿童文学领域的至高荣誉,实现了华人在该奖上零的突破。(4月5日 《扬子晚报》)
    安徒生奖是由国际少年儿童读物联盟在1956年设立的国际儿童文学大奖,是儿童文学作家和插画家的最高奖项。此前,已有31位作家和25位插画家获此殊荣,亚洲仅有两名日本作家和一名日本插画家获奖。“我的作品是独特的,只能发生在中国,但它涉及的主题寓意全人类。这应该是我获奖的最重要原因。”笔者在为曹文轩此次从60多位提名者中脱颖而出,勇摘儿童文学“诺奖”桂冠感到高兴的同时,更钦佩他在获奖时一再强调的那句“我的背景是中国”。正如不少文艺评论家所言,曹文轩以“中国为背景”的文艺创作既有世界性,又有中国特色,此次获奖更是确立了中国儿童文学屹立于世界之林的一份自信。也正因此,我们更加期待今后能有更多的文艺工作者“以中国为背景”,俯下身子,扎根生活,并从中汲取灵感和力量,创作出更多描绘出中国色彩、讲述中国故事、无愧于时代和人民的文艺精品。 
    作为思想文化的火种,文艺作品如何反映人民的心声?作为时代前进的号角,文艺工作如何引领社会的进步?曹文轩的作品书写关于悲伤和苦痛的童年生活,树立了孩子们面对艰难生活挑战的榜样,并让中国儿童文学赢得世界目光发人深省。“这个经受了无数苦难与灾难的国家,一直源源不断地向我提供独特的写作资源。”这段曹文轩本人在获奖后想对国内读者说的话,道出了“以中国为背景”的核心要义。
    文化是民族生存和发展的主要力量,而文艺最能代表一个时代的风貌,最能引领一个时代的风气。回顾泱泱中华五千年文明史,虽履险而能如夷,经百折而犹向前,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世世代代的中华儿女培育和发展了独具特色、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为中华民族克服困难、生生不息提供了强大的精神支撑。如今的中国,正处于发展的关键阶段。伟大事业需要伟大精神,举精神之旗、立精神之柱、建精神家园,文艺工作者应该成为时代精神的先觉者、先行者、先倡者。习近平总书记在2014年10月15日召开的文艺工作座谈会上提出“努力创作更多无愧于时代的优秀作品”的要求,正是希望文艺工作者,感国运之变化、立时代之潮头、发时代之先声,以文艺更好地弘扬中国精神、凝聚中国力量。
    文艺作品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她的生命力,归根结底体现在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有机统一。这是衡量优秀文艺作品的基本标准,也是推动文艺事业发展的价值指引。曹文轩“以中国为背景”的文艺创作,极大地张扬了文艺作品的生命力。在笔者看来,中国的作家是幸运的。因为我们脚下的中国土地,经受了太多深重苦难,这里发生的故事都是独一无二的。正如曹文轩所言:“中国儿童文学应有足够的自信心。因为中国留给中国作家太多精彩绝伦的故事。中国作家要珍惜这巨大的、无边无际的矿藏,以别具一格、品质优良的中国故事亮相世界,这也是世界和人类的财富。”
    好的文艺作品就应该像春天里的清风、几案上的茗茶那样,能够启迪思想、温润心灵、陶冶人生,能够扫除颓废萎靡之风。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文艺创作迎来高潮,既有百花齐放的丰富,也存在有数量缺质量、有“高原”缺“高峰”的现象。如何不让文艺在市场经济大潮中迷失方向,不让文艺当市场的奴隶、沾满铜臭气?“以中国为背景”的文艺创作有助于弥补当前存在的软肋。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强调的,繁荣文艺创作、推动文艺创新,必须有大批德艺双馨的文艺名家。笔者也真心希望当下中国的广大文艺工作者以曹文轩为榜样,不忘自己肩上承担的巨大责任,不以金钱衡量文艺作品的价值,把创作的初衷退到文学、艺术的起点,以一名“匠人”的姿态,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历练精品,让中国的文艺市场健康发展,让中国的故事流传到世界各地。
    “凡作传世之文者,必先有可以传世之心。”古唐宋八大家之首韩愈“文起八代之衰,道济天下之溺”,今曹文轩“以中国为背景”为基石构建文字大厦,攀上文学殿堂高峰。广大文艺工作者应当焕发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深入实际,深入生活,坚持“双百”“二为”政治方向,当好灵魂的工程师,用好的作品感染人、滋养人、引领人,像曹文轩、莫言等当代文学巨匠一样,成就艺术人生的至高境界。(崇明文明网原创评论员 王宗双 )

相关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