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匠”心回归当成全社会共识
    全国“两会”3月16日在京闭幕。盘点本次“两会”热词,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引发社会各界热议的“工匠精神”不遑多让。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指出,“鼓励企业开展个性化定制、柔性化生产,培育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增品种、提品质、创品牌。”在笔者看来,“工匠精神”并非新鲜概念,但放在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的大背景下去理解,就显得意义非凡。因为当下的中国“工匠精神”仍是稀缺品,让“匠”心回归当成全社会共识。
    工匠,一般指有工艺专长的匠人,这些人身上所具备的严谨、专注、敬业精神,则被称为“工匠精神”。“工匠精神”的核心是不仅仅把工作当作赚钱的工具,而是树立一种对工作执着、对所做的事情和生产的产品精益求精、精雕细琢的精神。其实,近来火热的“工匠精神”并非舶来品,回顾我国历史,春秋时期,鲁班便发明了木工工具、攻城器械、农业机具、仿生机械等,被视为工匠的典范与祖师;东汉张衡发明地动仪、三国诸葛亮发明木牛流马、北宋沈括撰写《梦溪笔谈》、明朝宋应星撰写《天工开物》,自古以来我们似乎并不缺少“技近乎道”的源流。《增广贤文》言:“良田百顷,不如薄艺在身”。在中国传统社会中底层人眼里,再多财富也有失去的时候,唯有一门手艺可保证衣食无忧。
    作为一个推崇“工匠精神”的国家和民族,缘何大多数国人提到“工匠精神”,首先想到的便是精准到极致的瑞士手表;工艺精良、皮实耐用的“德国制造”,还有外形美观,功能极其人性化的日本产品?毋庸讳言,这与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在如今中国的衰落不无关联。不妨想想,房子还未交付业主就已出现裂缝,大桥还在建设时突然啪的一声垮了,汽车遇了紧急情况,急刹却使不上劲……上述种种怪现象之所以出现,原因固然很多,但有一点无可否认:他们不再拥有他们的祖先传承给他们的“工匠精神”。当人们都在追求“短、平、快”眼前利益,无可避免地忽视了产品的品质灵魂,这让“技近乎道”的文化源流近于断流枯竭。
    与之相反,当下国外的“工匠精神”案例不胜枚举。比如说,冈野信雄,日本神户的小工匠,30多年来只做一件事:旧书修复。在别人看来,这件事实在枯燥无味,而冈野信雄乐此不疲,最后做出了奇迹:任何污损严重、破烂不堪的旧书,只要经过他的手即光复如新,就像施了魔法。再比如说,有人问德国的菲仕乐锅具负责人:“你们德国人造的锅说要用100年,卖出一口锅,也就失去了一位顾客。因为没多少人能活100年。你看别人造的锅,10年20年就足够了,这样一来,顾客就得经常来买。你们把产品的使用期搞短一点,不是可以赚更多钱吗?”这位菲仕乐锅具负责人却这样回答:“正因为所有买了我们锅的人都不用再买第二次,所以产品质量才有口碑,才会吸引更多人来买。” 
    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小米公司董事长雷军,全国政协委员、中科院上海光机所信息光学与光电技术实验室主任王向朝等人不约而同热议“工匠精神”话题对国人极有启发。雷军在例举国人赴日本抢购电饭煲时说,米粒正在电饭煲里吸水、膨胀,一粒一粒逐渐变得香软甘糯、颗粒晶莹,包裹它们的除了水汽和温度,还有一颗匠人之心。王向朝在会上与其他委员分享自己的感受时,也大声疾呼重视工匠精神——“为什么我们钢产量严重过剩,但我们却连圆珠笔笔头上一个小小的‘球珠’都生产不了?”
    “工匠精神”写入政府工作报告,代表委员、专家学者广泛热议,当举国上下大力呼唤、力图重拾“工匠精神”时,我们也看到了“匠”心回归的希望。在笔者看来,“工匠精神”是一种“傻”的精神,因为世界上没有一蹴而就的改革,也难得“四两拨千斤”的创新。所谓的终南捷径,不过是自欺欺人。“工匠精神”是一种“专”的精神,如果一生专注做一事,珍视“身后名”,不贪“眼前利”,也是一种追求极致的精神,专业专注的精神。“工匠精神”还是一种“苦”的精神,在这个日新月异的世界里,工作是修行,产品是修炼,需要我们不浮不殆,不急不躁,筚路蓝缕,久久为功。
    让“匠”心回归,让工匠涌现,以此引领中国成为创新者的国度,最终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崇明文明网原创评论员 王宗双) 

相关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