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爱留守儿童要的是常态化

  团聚的日子幸福而甜蜜,快乐的时光却总是短暂。春节假期刚过,进城务工人员开始陆续返城。这次与留守在家孩子的别离,意味着又一次漫长等待的开始。“你们不能这样对我!”孩子的哭喊撕心裂肺。日前,媒体刊发的一组成都留守儿童峰峰与妈妈别离场景的图片,触动了笔者泪点。  (崇明文明网原创评论员 王宗双)

  据去年在北京发布的《中国留守儿童心灵状况白皮书》统计,全国目前约有6100万留守儿童,这其中约15.1%、近1000万孩子一年到头见不到父母,即使在春节也无法团聚;有4.3%的留守儿童甚至一年连父母电话也接不到一次。从这个角度来看,峰峰算是留守儿童中比较幸运的一个了,至少他与妈妈一起度过了快乐的春节,感受到了团聚的幸福。

  从峰峰的经历上,笔者又想到了崇明的留守儿童。作为上海经济还欠发达的郊区农业县,为了改善家庭生活条件,不少本地富余劳动力外出务工,因此留守在家的儿童越来越多。据有关部门统计,崇明中小学义务教育阶段共有4300余名留守儿童。这些留守儿童常被交给祖辈,或者由父辈的同辈人照顾,一年到头难得与父母见上几次面,最大的问题是重“养”轻“教”。而这背后,更隐含着孩童的无助、家庭的无力、弱势者生存艰难等复杂问题。

  儿童长期不能与父母一起生活,甚至难得几次听到父母的声音,无需精通心理学大概都会知道,这将给他们的成长带来怎样严重后果。好在这一社会问题已经引起足够多人的关注。在刚刚过去的春节期间,笔者经常看到此类新闻见诸媒体,如各地各部门纷纷开展关爱活动,有的送去衣物用品,有的搭建免费“亲情聊天室”,有的陪孩子们做游戏、读好书……爱心值得肯定,但当“聚光灯”潮水般退去后,问题仍然留在沙滩上。在笔者看来,对留守儿童来说,进行“节日化”的送温暖还远远不够,他们更加需要常态化的关爱。

  有人曾说,如果没有全体农村留守儿童的幸福,数千万个普通家庭的小康就会打折扣。就崇明而言,能否妥善解决留守儿童问题,关乎生态岛建设和文明城市创建的“补短板”成效。好消息是,崇明相关职能部门已经把关爱留守儿童作为一项重点工作来抓。如早在2011年起,县妇联等部门就牵头成立了关爱留守儿童、特殊家庭孩子的北双村“小英工作站”,给孩子们家庭般的温暖;县教育局也开发建设了“中小学生教育保护系统”平台,实现全县范围内留守儿童等特殊家庭未成年学生教育管理的信息共享;团县委组织开展了“五彩童心圆”关爱留守儿童项目,主要从学业辅导、生活关怀、心理疏导等多方位呵护留守儿童健康成长。

  期待问题一下子得到解决也不现实,关爱留守儿童,空喊几句口号也是没用的。从长远来看,解决留守儿童问题,归根结底还是要靠改革和发展,从源头上让儿童不再留守。笔者相信,崇明有关部门对留守儿童进行常态化关爱的尝试只是一个小小的起步,但也是一个温暖的开始。

相关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