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异乡客”同样感受浓浓年味

  盼望着,盼望着,年来了,春节近了。作为中华民族的传统节日,春节蕴含着中华民族文化的智慧和结晶,凝聚着华夏人民的生命追求和情感寄托。不管时代如何变迁,春节回家过年的思想深深印在中国人的心中,一到春节无论身在何方、人在何处都要赶回家乡和家人一起共度春节。然而,在春节里,总有一群身处异乡的游子,因各种原因无法回乡与家人团聚。如何让这些常年在外打拼的“异乡客”同样感受到浓浓的年味、节日的温暖是一个值得认真思考的问题。  

  笔者就是一个经常无法回乡过年的“异乡客”。细细一算,来上海崇明工作近10年,春节回家乡过年不超过3次。笔者的家乡在安徽六安,这块历史悠久的皖西大地和上海相比不算富庶,但也人杰地灵、山清水秀,尤其是春节期间浓浓的“年味”让人久久难忘。在笔者记忆中,“年”的话题从腊月初就开始被人们谈起。腌咸鹅、风腊肉、灌香肠、炒花生……一到年根,辛劳了整年的乡亲用各种手艺精心炮制节日美食犒劳全家人。除夕当天,“过年”的狂欢达到高潮:早晨,一家人早早起床,吃着象征团圆和长寿的汤圆、面条;中午,家家户户都要准备鲜汁鲜肉烹制的“鲜米汤”,意味着和和满满;晚上,最为隆重,暮色将近时分,桌上摆满热腾腾的节日大餐,放完鞭炮,全家人就围坐在一起,在品尝美食中总结一年的收获,憧憬来年的美满。过年最为开心的还属孩子们,大家穿上节日新衣,拎着小袋子,提着小灯笼,吃完晚饭就挨家挨户敲门,给长辈们磕头“辞岁”、讨要“压岁钱”。送走了“年”,从春节开始,七里八乡都热闹起来,大家带上礼品相互走访串门,并一直持续至元宵节。

  笔者经常寻思,在外打拼的人们不管有钱没钱,也要千里迢迢、克服万难回乡过年,一方面是出于对家乡和亲人的思念,那种难以割舍的情感纽带如同风筝线一般牵引着游子,另一方面应该是在外过年的气氛不浓,或者说没有找到归属感,只把自己当做工作地的“局外人”,认为自己只是这座城市的“临时工”。所以,让“异乡客”从心理上把自己当做“本地人”,打心底里接受“在哪过年都是过年”观念,形成“异地过年”的氛围,是各级各部门的当务之急。

  如何让“异乡客”在工作地同样感受浓浓年味,让异地过年观念逐步深入人心?笔者认为不妨从以下几点着手:

  首先,可以适当增加公益宣传。每年春节前夕,全国各地媒体几乎都会推出“回家过年”主题宣传,内容感人至深,令人潸然泪下,让本打算不回家过年的人有了“四面楚歌”的感觉,久而久之便潜移默化地成为“我要回家过年”的一员。所以在公益宣传中适当加入“异地过年”或者“在哪儿过年都是过年”的宣传主题,给不打算回家过年的人吃一颗“定心丸”,让他们有一个“台阶下”,给没有条件回家的人一碗“心灵鸡汤”,让人们从心理上逐步接受异地过年。

  其次,可以尽量创新过年方式。对于一部分有条件的人,不妨尝试将家人、亲友接到工作地一起过年,感受一下异地不一样的节日文化亦不失为一个不错的选择;或者类比“集体结婚、旅游结婚”的活动,举办春节“异乡人一起过年”等活动,定会别有一番风味。另一方面,如今互联网技术已经非常成熟,视频聊天、微信留言普及广泛,利用互联网和家人一起过年,既新潮,又洋气,也可免去来回的奔波劳苦,而且这样的问候方式在如今的年轻人中间已然成为风尚。

  第三,各级政府部门参与其中。俗话说:“十里不同音,百里不同俗”。在异地过年没有年的气味,没有家乡的气味,是很多人不愿异地过年的原因,所以各级政府在打造春节文化及节日氛围时,也应考虑外来人员。以上海崇明为例,一大批来自五湖四海的外地人在这里参与生态岛建设,其中的很多人都无法回乡过年。所以,属于长江以南的崇明可适当的在长江以北人员相对集中的区域举办北方年俗文化,给异地过年的人增加一些“家”的味道,如此不仅可以缓解春运压力,也可缓解崇明春节用工荒的难题,可谓一举两得。

  每逢佳节倍思亲,尤其是中华儿女最为看重的“百节之首”春节。在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的中国,不能回乡过年终究是一部分“异乡客”无法逃避的现实。所以,用“异地过年”的新思想、新方式去传承传统节日,既致敬了传统文化,又丰富了节日氛围。从这个春节开始,何不试一试?((崇明文明网原创评论员 王宗双)

 

相关附件